不能吃的冰激凌凌凌✨

钐凌成(凌凌/晓青)
杂食党,基本啥都吃,骨科只吃亲情向
混圈杂,欧美的基本上什么都了解一点,日漫那边只混APH 银魂 网王
总之就是个会写文 会画画 会写段子 会调色 ,但一样不精的高一狗小砸砸(๑•̀ㅂ•́)و✧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Destiel(童话AU)】You are my Treasure(中)

嗯……这玩意其实原本的构思是一篇一两千字解决的小短篇,但是写着写着成这样了……还没写完【捂脸
好吧,那就继续不要脸地发出来吧╮(╯▽╰)╭
前文:


6.
一晃,距离Dean和Sam在天使之林里初遇Gabriel和Castiel,已经过去了三年。
这年,Dean和Gabriel十五岁,Castiel和Sam也十一岁了。
随着年龄的增长,Castiel的圆脸逐渐有了棱角,身体开始有了线条,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独独眼睛还是那么大那么蓝,而且愈发水灵了。
Dean几乎每天都会去帮着Castiel训练。不得不说,Castiel的身体素质确实是好。而且不像他那个把糖当饭吃的哥哥,他平时的饮食很均衡,必然也有一定正面影响。
Gabriel和Castiel早已成为举国闻名的格斗天才。百姓们都知道了王子殿下不知从哪捡来两个朋友,褒贬言论层出不穷。
Gabriel天生心高气傲,风言风语对他毫无影响,只顾整天跟Sam一起,埋头钻研各种超自然生物的历史和特征。
Castiel就没有这么淡定了。自从有一次撞见Dean面无表情地撕碎一封因他而起的恐吓信后,无论Dean怎么磨嘴皮子,他都不愿跟Dean一起出门。
终于有一天的晚饭后,Castiel禁不住Dean长期以来的苦劝,答应跟他一起去皇家花园里散个步。
皇家花园是皇室的领地,离城堡不远,出了门过两条街就到了。Dean拉着Castiel走出城堡,一路上友好地跟百姓们打着招呼。Castiel却全程低着头,企图把自己缩小、缩小、再缩小。
该来的总是会来。一个大胆的年轻人指着Castiel问Dean:“王子殿下,请问这就是Castiel小少爷吗?”
“没错,是我最好的朋友。”Dean看见Castiel听见自己的后半句话后惊喜地抬起头,鼓起勇气对着那年轻人微笑了一下。
“这孩子真可爱。”“王子的朋友果然也不一般啊。”“是啊,像天使一样。”
在百姓的赞赏声中,Dean有些自豪地带着Castiel走进了皇家花园。



7.
“怎么样,我说过你很讨人喜欢的吧?”走在花园里的小路上,Dean说着,揉了揉Castiel软软的黑发,“王国里喜欢你的人比讨厌你的人多多了,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Castiel一反常态,只闷闷地回答了一个音节。
“Cas,你还好吗。”看见Castiel不太开心的样子,Dean不由停下了脚步。
“人们会喜欢我,只是因为他们以为我也是人类。”Castiel低着头,声音里甚至带上了点哭腔,“我看过史书,知道人类有多仇视我们,因为我们的天性和后天养成的习性。如果人们知道我和Gabe是吸血鬼,就不会这么看我们了……你和Sam不仅没有除掉我们,还把我们带回城堡,必定也会受牵连……”
Dean的心猛地抽了一下,一时竟是一句回应的话都说不出。Castiel说的虽然有些刺耳,但是句句是该死的实话。
Castiel抬起头,Dean这才发现他哭了。男孩大海般的蓝色眼睛里盈满了泪水,像极了两人第一次相遇时的他:“我喜欢你,Dean,真的很喜欢。你是除了我哥哥以外第一个让我感受到温暖的人……我不想让你和Sam因为我而被大众攻击,所以……我……我得趁早离……”
Dean没有让他说完。“开”字出来之前,他已经伸出双臂,把Castiel瘦瘦的身躯搂进了怀里。
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想这么做。
“人们怎么说我,我不在乎。我是王子,不是那种低俗的话题人物。”他轻拍着Castiel哭得颤抖的后背,柔声说,“我不允许你离开。逃避不是办法,而且你还小,离开城堡能去哪里?”
Castiel把头抵在Dean胸前,微微点了点头。
“记着,Cas,吸血鬼是吸血鬼,你是你。你还有我。”Dean听见自己说,“以后不管有什么事,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。”



8.
三天后。
Dean正在城堡的地下室里帮着Castiel训练,Gabriel突然闯了进来,Sam紧随其后,显然是被前者拉过来的。Dean和Castiel不约而同地停下手里的动作,抬头看去。
“Cas!”Gabriel站在台阶顶部大喊着,清亮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慌张,“你前两天是不是出去过?”
Castiel站直身子,皱起了眉头:“三天前去了一趟花园。怎么了?”
Gabriel的严肃神色和Sam不明觉厉的眼神告诉Dean,肯定有什么事情不对。他也开始紧张了。
“Michael当时在附近,Cas,他认出你了。”Gabriel看着Castiel,几乎不动嘴唇地说。
“什么?”Dean看见Castiel脸色一变,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,“Michael?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“他现在就在城堡外给我发信号,让我们出去一下。我感受到了。”
“Michael是谁?”Sam问出了Dean心中的疑惑。
Gabriel缓缓地转向他,回答的声音不响,但异常清晰:“吸血鬼的最高领袖……我们的大哥。”



9.
看见Michael的第一眼,Dean有些吃惊。作为吸血鬼的最高领袖,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像Dean想象中的恶人。虽然面无表情,但是长得很精致,甚至可以说是非常英俊。金褐色的眼睛大而有神,和Gabriel的如出一辙,黑色的短发比Castiel的整洁一些,但是质感十分相像。
“Michael. ”Gabriel往前一步,淡淡地叫了一声他哥哥的名字。
“我记得我只叫你带Cas来。”Michael扫了一眼Dean和Sam,开口了,声音沉稳冷漠,“我要跟你们说的话,可不是人人都能听的,尤其是两个王子。”
“那又如何?”Gabriel毫不示弱,把Sam往自己身后拉了拉,“在服从你命令的前提下,我带谁来是我的自由。他们是我的朋友,Michael,我愿意让他们听。”
Dean感觉到有人拉住了他的袖子。他扭头看去,发现Castiel咬着嘴唇站在Gabriel右后方,神情复杂地看着Michael。
Dean这才想起,他和Sam在天使之林里捡到Castiel的时候他才八岁,对大哥的印象肯定不如Gabriel的深。他轻轻一用力,把袖口从Castiel的手里解救了出来。
Castiel一愣,本能地回头看向Dean。后者给了他一个微笑,然后悄悄地,握住了他的小手。
Michael没有看见。他微微眯起眼睛,不再理会两个外人:“那好吧,我直说了。你二哥带着一群人溜了,Gabe,我要你回去帮我。”



10.
“Gabe你真的要走吗……”站在房间门口,Castiel可怜巴巴地看着在整理行李的Gabriel,Dean和Sam也站在一旁。
“Michael的语气你也听见了,Cas,我不回去,对谁都不好。Lucifer那个蠢货背叛他的事显然把他气得够呛。”Gabriel叹了口气,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走到三人身边。
“Gabe……”Dean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被跨出一步的Sam抢先了。
Sam满脸都写着不舍。Gabriel伸手揉了揉他柔软的棕发:“别难过,小鬼。我会回来的。”
Sam清澈的浅绿色眼睛里含着泪水,乖乖地点了点头。Gabriel微笑起来,Dean能看出他笑里的一丝伤感。
“你们俩,帮我去地下室拿一下游戏机。”Gabriel点了点Castiel和Sam。两人领命,立刻转身走向了楼梯。
等他们走远,Gabriel转向Dean:“照顾好我弟弟,Dean。他真的很喜欢你。”
“这还用说吗?”Dean摁了摁Gabriel的肩,“我保证你回来的时候Cas好好的——你会回来,对吧?”
“是的。等我帮Michael把Lucifer找回去,我就能离开了。”说着,Gabriel伸出双臂抱住了Dean,“我一定回来找你们。”
“不许食言啊。”Dean拍了拍好友的背,“不要想我们,但不许忘记我们。”
“还有一件事。”两人分开后,Gabriel有些迟疑地说。
“什么事?”其实Dean已经猜到了几分。
“……我好像喜欢你弟弟,Dean,但我还不能确定。”Gabriel抿起嘴唇,本来就薄的唇完全成了一条线。
“我能确定的是,Sam喜欢你。”Dean毫不留情地一语道破,“别让他失望,朋友。”
Gabriel笑了笑,笑容有些凄苦:“看好他们俩,Dean。”



TBC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10】

(接上)

——▼♬▼——
“加百列是个怎么样的人?”迪恩合上写完的作业本,抬眼看向萨姆,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“好奇罢了。”萨姆无所谓地耸耸肩,“他只见过你一面,却能跟你这种人当这么长时间的朋友,真是不容易。”
我这种人?
迪恩的嘴角抽了抽。
现在不认这个弟弟还来得及吗?
“加百列啊……”迪恩扔下笔,“用一个词形容他——恶作剧天才。没有他想不到,也没有他做不到。”
“是吗?”萨姆似乎有点吃惊,“他看起来不像啊。”
“你也说了,那是看起来。”迪恩加重了“看起来”三个字,“啧,那家伙也就长得秀气了点,一副小可爱的样子,所以看不出他其实那么欠揍。”
“……说吧,迪恩,你被他坑了几次?还数得清吗?”萨姆同情地看着迪恩,“要是你没上过他的当,是不会说得这么绝对的。”
有的时候,弟弟太了解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迪恩并不打算回答这个丢脸的问题。
“你要是真好奇呢,”迪恩脑子一转,迅速转移话题,“什么时候我们出去玩,带上你好了。”
“真的?”迪恩看得出萨姆将信将疑——他以前跟同学出门从来不带萨姆。
“真的。”迪恩点点头,“高中最后一年了,在同学心里的形象也树立得差不多了,带上你也无所谓。”
“……原来是这种理由。我怎么一点也不意外呢。”
“因为我表里如一!”
.
.
—————
带萨姆出去的机会,比迪恩想的要来得早。
“你说什么?”最后一节课下课后,迪恩把文具塞进书包,看向桌边的巴尔萨泽,“凯文要回来了?”
“嗯。他说他星期四晚上到美国。”巴尔萨泽晃了晃手机。
凯文·谭,加拿大籍的亚裔,曾是这个班级里年龄最小的学生,跟萨姆一样大的天才跳级生,后来转学回了加拿大。
“这家伙,要回来告诉你都不告诉我,太不够朋友了。”
“你什么意思?”巴尔萨泽不满地白了迪恩一眼,“他说他联系不上你和你弟弟。”
“哦!对,我和萨姆都换过手机,忘了告诉他了。”凯文在跳级进入迪恩的班级前,在萨姆的班级里度过了半年,所以也认识萨姆,而且和温家兄弟关系很好。“他说待多久了吗?”
“说了。一个月左右。”巴尔萨泽耸耸肩,“怎么样,找个时间聚一聚?”
“好啊。”迪恩点点头,“凑时间应该不难,反正跟凯文关系好的也就我们几个。”
“嗯……你,我,罗维娜。”巴尔萨泽环顾了一下教室,“还有你弟弟那边呢?”
“那边也就萨姆和克劳利了吧。”迪恩想了一下,“没听说别人跟凯文熟。”
“那就是五个?”巴尔萨泽撇了撇嘴,“人不多啊。”
“没办法,谁让凯文那么低调。”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加百列不知什么时候溜了过来,“凯文是谁?”
“我们以前的同学。”迪恩简单地给加百列介绍了一下凯文,“诶,你要不要也来玩玩?”
“我无所谓。”加百列耸耸肩,“但你们是重聚,我会不会碍事?”
迪恩笑了。加百列也会在意这个啊?“相信我加百,凯文不会介意的。你说呢,巴尔萨泽?”
“我想凯文会很高兴多认识个人的。”巴尔萨泽表示赞成,“不介意的话你也去吧,加百列。”
“好啊,反正我闲得很。”
听着巴尔萨泽和加百列熟人般的对话,迪恩暗暗点了点头。短短几周里,加百列已经和同学们混得很熟了,毕竟他的性格还是挺讨人喜欢的。
嗯,只要不恶作剧。
不提了不提了。
看着加百列,迪恩突然想起了什么。“加百列,你弟弟。”
“我弟弟?”加百列疑惑地回过头,“怎么了?”
“你弟弟会有兴趣吗?这种活动。”多个人更热闹嘛。凯文难得回来一次,让他开心点。
“那得看去哪了。”
“卡拉OK怎么样?凯文喜欢。”巴尔萨泽提议,“你说呢,迪恩。”
“同意。”迪恩点点头,“以及,周日应该是个不错的时间。至于上午还是下午,去问问其他人吧。”
“那你负责萨姆和克劳利,我去找找看罗维娜。”巴尔萨泽转身离开,“明天见,迪恩,加百列。”
“拜拜。”加百列朝巴尔萨泽挥了挥手,转向迪恩,“我回去问问卡西。”
“好嘞。”迪恩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黑发男孩的身影,嘴角微微上扬。
期待下次见你,卡西迪奥。
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【Destiel(童话AU)】You are my Treasure(上)

考试前好好复习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
最初是万圣节那天的脑洞,所以是王子丁×吸血鬼卡(什么鬼因果关系
也不知道这写出来的算是什么体,随便看看就好orz
ooc红色预警!
涉及CP:Destiel,Sabriel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叫德克萨斯的地方,那里有一个王国。
国王是个贤明果断的君主,将不大的王国治理得井井有条,百姓安居乐业。国王有两个儿子。大王子叫Dean,小王子叫Sam。
你可能会问,王后呢?
嗯,这就不得不提到王国边境处的一大片原始森林了。人们叫它“天使之林”。
别看名字这么优雅,其实里面危机四伏。
这片森林实在是太大了,几乎全国的超自然生物都在里面栖息、繁衍,时不时地轮流出来伤人。
王后是个勇敢的人。几年前,她带着一队人进入天使之林,想为死去的百姓报仇。
可惜,她没能活着出来。
那年,大王子四岁,小王子才几个月。
国王得知了这个消息,悲痛欲绝。他决定训练两个儿子,将他们培养成优秀的猎人,来完成王后未完成的任务。

我们的故事,就是这么开始的。

1.
时光荏苒。一转眼,大王子过完了十二岁生日。他已经知道了父王严格训练他们两兄弟的理由,一直很想去天使之林看看。
那天,趁国王外出办事,Dean带着Sam溜出城堡,来到了天使之林。
一走进森林,Dean就被它的美丽吸引住了。
森林里满是参天大树,在阳光的照射下,仿佛笼罩着巨大的光环,而且安静祥和,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伊甸园,难怪被称为“天使之林”。
“你谁!”Sam的一声大喊打破了森林的寂静。
Dean回过神,这才发现自己光顾着看风景,没注意到Sam已经跑远了。
他赶紧循声跑去,发现Sam正端着枪,指着瘫坐在地上的一个男孩。
那男孩看起来和Sam差不多大,也就七八岁的样子。他穿着一件小小的米色风衣,小脸圆嘟嘟的,凌乱的黑色的短发看着很柔软。
最令Dean震撼的是他那双眼睛。纯粹的天蓝色,还含着晶莹的泪水——被Sam吓的。
“不……不要杀我!”男孩手脚并用地往后退,声音里带着哭腔。
Dean走过去,站在Sam旁边,煞有介事地审问起了男孩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Ca……Castiel……”
Castiel?
真是个奇怪的名字。
Dean回忆了一下之前看过的地图,又看了看地上的男孩。
“Castiel,我问你,你是吸血鬼吗?”
Castiel像是愣住了。他眨巴着大大的蓝眼睛看向Dean,声音还抖抖的: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离这里最近的就是吸血鬼的地盘,向来都是。”确认了眼前这个小鬼没有多大危险,Dean用胳膊肘碰了碰Sam,示意他放下枪。
Sam点点头,还没来得及动,树后突然窜出一个人影,挡在了Castiel面前:“你们敢动我弟弟试试?”

2.
Dean定睛一看,是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,长得也是清秀可爱。栗色的卷发随意地向后梳起,一双清澈透亮的金褐色眼睛警觉地瞪着,目光在Dean和Sam之间打着旋。
“我没想动他!”Sam不满地叫了起来,将刚准备放下的枪对准了栗发少年。
“我可不这么觉得。”少年朝Sam手里的枪努了努嘴,“猎人,嗯?你可以杀我,但是不许伤害我弟弟!”
好,有骨气。
Dean心里涌起一股赞赏之情,压下了Sam的手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少年就没有他弟弟那么容易开口了。“我干嘛告诉你?”
少年的语气让Sam有些生气,但Dean不愠不怒,继续问:“你们两个小吸血鬼不呆在巢穴里,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“我们逃走了。”少年扬起下巴,高傲地回答,“我不喜欢整天为了填饱肚子打打杀杀,就带着Castiel逃出来了。”
哦?
这倒是桩新鲜事。Dean从来没听说过会反抗族群的吸血鬼。“你们不会被抓回去吗?”
“如果没被你们两个耽搁,就不会。”少年转身拉起了还在惊吓中的Castiel,把他护在身后。
眼前这兄弟俩让Dean心生怜悯和尊敬。他觉得他们虽然是吸血鬼,却完全没有父王给他描述的凶恶可怖,反而很是可爱。
见Dean不再发声,少年挑战地看着Dean:“你可以做选择了——杀了我,放了我弟弟,还是把我们都押回巢穴?”
小孩子才做选择,猎人一个都不选。
Dean笑了,朝少年伸出手:“我叫Dean,你好。”
少年狐疑地看着他,没有动。
“我们不是坏人。”Dean继续说,“你们不是正在逃亡吗?来我家吧,绝对安全。”
Sam往前走了一步,吓得Castiel往他哥哥身后缩了缩。但是难得地,他哥哥没有理会他,正视着Dean的眼睛:“为什么?”
“因为我看你们不像坏人。”Dean简短地回答。
少年又盯着Dean和Sam看了好一会,才慢慢地伸出了手。
“Gabriel. 你好。”

3.
Gabriel和Castiel的到来,给偌大的城堡平添了几分生气。
当然了,Dean和Sam没有告诉国王他们是从哪里捡来的这两个朋友。要是国王知道他们私自去了天使之林,非把他们禁足不可。
他们讲给国王听的故事,跟Gabriel和Castiel的真实经历相差不远,只是改了改他们的物种,因此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。国王相信了,允许两位王子收留这两个小可爱。
Castiel至今没有走出跟Sam初遇时的阴影,每次看到这个同龄人总是要吓得往后退两步,只跟Dean比较亲近,喜欢像张药膏一样黏着Dean。
Dean渐渐发现,这个小可爱心地善良得很,什么活物都不忍伤害,完全没有一个吸血鬼应该有的样子。
Gabriel毕竟大了几岁,没有什么顾忌,跟Dean和Sam处得都很好。他惊人的知识储备和敏捷的身手让Dean和国王都赞叹不已,Sam更是就差将其奉为偶像了。
Dean发现,这个跟自己一般大的少年天赋异禀,遇事冷静果断得近乎冷酷,而且很有主见。典型的吸血鬼性格。
这对兄弟真有意思。Dean心想。

4.
众所周知,吸血鬼爱喝血。Gabriel和Castiel当然也不会例外。
只是,离开巢穴时他们还小,还没有喝过新鲜的血液。因此,他们对饮食的要求并不高,带点血丝就行了。
但即便如此,Dean和Sam还是为此颇费了一番心思。如何在不让父王起疑的情况下让兄弟俩吃到生肉?
思来想去,两人想出了解决方案。
自己动手呗。
于是,每天一次,趁国王一疏忽,没看着他们,Dean和Sam就溜出去打猎——反正王国里动物众多,没人会注意到悄然消失的一匹马或是一头猪。然后溜回城堡,将得来的肉交给吸血鬼兄弟俩。
人心都是肉长的,吸血鬼的也一样。Gabriel和Castiel看着两位王子每天为他们奔波,心里过意不去,主动加入了他们平日的训练。
兄弟俩毕竟是吸血鬼,天生就是当战士的料。他们的进步快得令所有人赞叹,短短几个月后,就能跟着Dean和Sam一起外出了。

5.
“王子……?”
听见房间门口传来的声音,Dean把手中的笔放回书桌,回过头:“我不是让你不要这么叫我吗?叫我Dean就可以了。”
“但……”Castiel扒拉着门框,眨了眨眼睛,“但你可是一国的大王子啊,直接叫名字,不太妥当吧……”
“朋友之间嘛,不必客气。”Dean站起身,走到Castiel身旁,“找我有事吗?”
“Gabe想出去溜达一圈,问你要不要一起。”
“当然。”Dean回头看了看刚刚在处理的政事——都是些无足轻重的事,国王用来训练Dean的——点了点头,“叫上Sam一起吧,他好像蛮崇拜Gabriel的。”
Castiel面露难色,但还是微抿着嘴唇,乖乖地点了点头。Dean一看乐了:“你怕什么,Sammy又不吃人。”
谁知Castiel没听出Dean是在开玩笑,一本正经地问:“那他吃吸血鬼吗?”
Dean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意识到,纵使Castiel和他关系亲密,究其根本,他们不是同一个物种。
按理说,猎人遇到超自然生物,尤其是吸血鬼,一定是格杀勿论的。但是Dean那天不仅没有让Sam杀死Gabriel和Castiel,还将他们带回了家,让他们避难。
这么做,真的正确吗?
“……王子?”Castiel小心翼翼的呼唤打断了Dean的思绪。Dean一低头,正对上Castiel水灵灵的蓝眼睛,那双大海般深邃美丽的眼睛。
糟了,是心动的感觉。
Dean的心猛地跳了跳。
该死,就应该有法律来禁止有人的眼睛这么蓝。
见Dean愣在原地,Castiel往前一步,拉了拉他的衣角,怯生生地叫了一声:“Dean……?”
“这才对嘛。”Dean说着伸出手,捏了捏Castiel的小脸,俯下身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个轻吻。
Castiel受惊地往上窜了窜,脸刷的一下就红了。他的小嘴长得大大的,Dean都能看见他的两颗尖得过分的小虎牙。
就是这样的牙,使他和Sam失去了母亲,使父王失去了妻子,使王国失去了王后。
但Dean不在乎。
吸血鬼是吸血鬼,Castiel是Castiel。

TBC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9】

(接上)

——▼♬▼——
“爸爸是几点的航班?”迪恩的声音里透着一丝不耐烦。
“他没说。”难得地,萨姆有点理解迪恩了。他们已经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了。萨姆还有几本书能看,迪恩玩了会手机后,百般聊赖到现在。
“萨米……”萨姆抬起头,看见坐在桌子对面的迪恩眨巴着那双翠绿的大眼睛,可怜兮兮地看着他。
“怎么了?”其实萨姆心里已经有答案了。一般来说,迪恩在外面这么看着他,只有一种可能。
“我饿……”
那就是他饿了……
“我亲爱的哥哥,你属松鼠的吗?这才六点不到!”萨姆连爆粗的心都有了,“忍着!”
“我忍很久了!”迪恩委屈地嚷道,幸好候机室里人多嘈杂,迪恩的声音没能传很远,“你就这么让你哥哥饿着,你良心不痛吗?”
“一点也不。”
“……我没你这个弟弟!”
三岁,不能再多了。
“好啦好啦。”萨姆无奈地放下书,“你在这里看着东西。”
“萨米你最好啦!”
萨姆翻了个白眼。他走出候机室,来到航站楼大厅。
机场到底是机场,卖食物的店满地都是。萨姆四下看了看,熟门熟路地走向一家快餐店。
这不是他们兄弟俩第一次来这个机场。每次父亲外出办案回来,都会让他们去接他。久而久之,机场的一些地面人员都认识他们了。
萨姆走进快餐店。收银台后的女营业员对他笑了笑:“又来了啊,萨姆?”
“嗯,爸爸今天回来。”萨姆拿起收银台上的菜单,大致浏览了一下。
“你哥哥也来了吗?”
“来了,在候机室。”萨姆放下菜单,“两份苹果派,一个牛肉汉堡。外带。”苹果派给迪恩,汉堡给父亲——他从来不怎么喜欢飞机上的伙食。
“你自己不吃点什么吗?”营业员把他说的记录下来。
“我不饿。填饱迪恩的肚子才重要。”萨姆撇撇嘴,“就这些吧,多少钱?”
“十三块。看在你这么可爱的份上,打个折,给十块吧。”
萨姆笑了,从迪恩的钱包里拿出钱放在收银台上——是的,他拿走了迪恩的钱包,谁让他事多:“好的,谢谢。我会继续可爱下去的。”
营业员对他眨了眨眼睛,收起了那张十块纸币:“368号。老地方等,去吧。”
萨姆礼貌地点了点头,又和营业员简单地聊了几句,走到外带取物口,拿走了写着他的号码的牛皮纸袋。
萨姆拎着袋子回到候机室,一眼就看见了正在打电话的迪恩,脸上挂着幸灾乐祸的微笑。无论他在和谁打电话,萨姆都有点心疼对面的人。
看见萨姆,迪恩移开手机,挥了挥手:“萨米!”
萨姆走过去,把袋子放在桌上:“别把汉堡也吃了,那是给爸爸的。”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迪恩迫不及待地拿出那两个苹果派,快乐地叫了一声,“哈!你居然买了两个!萨米你太棒了。”
“不用夸我,晚饭少吃两口就好。”萨姆冷冷地说,愉悦地看着迪恩像个被扎了一针的气球一样,瞬间瘪了下去。
“老弟你太过分了……啊!”迪恩突然记起了打到一半的电话,重新举起手机,“不许笑!再笑把保温杯还我!”
萨姆扬了扬眉毛。“是加百列学长吗?”
“是。”迪恩简短地回答道,继续回到了电话上,“瞧吧,我早上怎么告诉你的?罗维娜就是很危险。……我怎么发现的?直觉啊,直觉!”
这话像小姑娘说的。
“我才不是小姑娘!”萨姆一愣,有那么一瞬间差点以为迪恩能读心。然而迪恩还在对着手机说话,并没有注意他。萨姆这才反应过来,是加百列说了跟自己的想法一样的话。
萨姆默默笑了。
加百列……有点想多了解他一点呢。
.
.
—————
“萨姆。”
萨姆应声抬起头,看见拖着小拉杆箱的父亲正站在他身旁。
“爸爸!”萨姆站起身,抱了抱已经比他矮半个头的约翰,“欢迎回来。”
“等很久了吧?迪恩都睡着了。”约翰歉意地看了看对面趴在桌上睡得正香的迪恩。
“嗯……确实有点久。我作业都写完了。”萨姆指了指书包。
“哟,你又让你家俩小子来接你啊。”萨姆闻声看去。鲍比•辛格,约翰的刑警队里最年长的刑警,也是约翰的导师,正沿着通道走过来。“晚上好,萨姆。”
“晚上好,鲍比。”萨姆对鲍比笑了笑。
“这次晚到还真不能怪你爹。我们原本打算坐的航班四点半就能到,但因为机械故障取消了。”鲍比说着,转向约翰,“我说,下次再外出可以带上那个新人了。那小子是年轻了点,但是是个难得的人才。”
“我会去问问他。后天见,鲍比。”约翰目送鲍比先行离开,再次看了看迪恩,“他睡多久了?”
“我没注意,二十分钟左右吧。”萨姆把汉堡递给约翰,“给你的,吃完再叫醒迪恩吧。”
“谢谢。”约翰在萨姆的座位上坐下,“我不在的这几天,家里还好吗?”
“挺好的。我和迪恩班级里各转来一个同学,也是一对兄弟,从纽约搬来的。”萨姆告诉约翰,“迪恩还认识他班里的那个呢。”
“哦,是吗?”约翰咬了一口汉堡,“他怎么会认识纽约的人?”
“两年前他不是去纽约拍短片吗,加百列学长给他带过路。”
“加百列?”约翰重复了一遍,“很有趣的名字。那你的新同学叫什么?”
“卡西迪奥。他人很好,很稳重。”萨姆想起刚才鲍比提到的“那个新人”,“刚刚鲍比说的新人,是叫米迦勒吗?”
“你怎么知道?”
“他是卡西和加百列学长的哥哥。”
“这么巧?”约翰把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,“他们家三个男孩啊。”
“四个,事实上。”萨姆复述着卡西迪奥告诉他的信息,“还有一个比加百列学长大一岁,现在在德州大学读医学,叫路西法。”
“路西法?”约翰笑了笑,“虽然是个大天使,但顶着这个名字当医生有点危险啊。”
有道理。萨姆也笑了笑。
“我去上个厕所,你叫一下迪恩。”约翰说着站起身,“门口见。”
萨姆点点头。他推了推迪恩,见对方只是稍微动了动。无奈之下,萨姆俯下身,在迪恩耳边轻声说:“迪恩,醒醒,吃饭了。”
“嗯!?”迪恩还睡得迷迷糊糊,听了这话却猛地抬起头,“晚饭吃什么?”
看见萨姆的窃笑,迪恩恍然大悟:“好啊萨米,你小子皮厚了是不是?”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8】

(接上)

——▼♬▼——
“有没有搞错,你还帮他说话啊?”加百列难以置信地看着卡西迪奥,“你是不是我弟弟?”
“我没有帮迪恩学长说话,是你确实在无理取闹。”卡西迪奥认真地说,“就是因为我是你弟弟,我才会这么说你。不然我才不管你嘞。”
加百列哑口无言。
好嘛,弟弟大了会怼人了。
深知迪恩的口才,加百列不满地抿起嘴角。
得让他离温家人远点。
“你就不能认次错吗。”卡西迪奥清澈的蓝眼睛里闪烁着不开心。
加百列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好吧,是时候认输了。
“好好好。”加百列举起双手,“我错了。下次不无缘无故地吵了。”
卡西迪奥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。
“今天晚饭吃什么?”加百列突然想起这个重要的问题,“米迦勒有说要带什么回去吗?”
“嗯。家里盐没了。跟我一起去买吧。”卡西迪奥淡淡地说,“大哥昨天晚上说的。你和二哥都已经睡了。”
“路西法睡得比我还早!”
“因为他没有打游戏。”
“卡西,你知道你有的时候很欠揍吗?”加百列咬牙切齿地抬手敲了弟弟一个栗子。事实上这并不容易,因为卡西迪奥已经比他高了。
啧,该死的身高。
“你昨天的作业没做完吧?”卡西迪奥没有理睬加百列的怒火,继续往他们四兄弟常去的那个超市走,“你们老师没有说你?”
“你是说那份七分钟搞定的物理作业?”加百列不屑地耸耸肩,“得了吧,我在上课前就补掉了。”
“在家里也能七分钟做完的作业,为什么要留到上课前做?”卡西迪奥的脚步慢了下来,皱起眉头看向加百列。
因为好玩。
加百列差点就把实话脱口而出。但考虑到卡西迪奥可能有的反应,他还是决定保持沉默。
“……哥哥,你啊……”卡西迪奥无奈地看着加百列,“我老觉得你比我还小。”
“诶呀别提了,你从小就比我懂事。”加百列拍了拍卡西迪奥的肩,“比起我,你更像米迦勒,卡西。我还是继续乖乖学路西法好了。”
“你比二哥负责。”
听见卡西迪奥中肯的评价,加百列扬了扬眉毛。
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他毫不谦虚地说,“谢了,卡西。”
.
.
—————
“米迦勒说要什么牌子的了吗?”加百列拎着篮子站在卡西迪奥旁边,看着货架上各式各样的盐,“老天,我都不记得我上一次买这种玩意是什么时候了。”
“五周前的星期二。”
“……你还真有闲情去记啊。”
“我记得是因为你和二哥买错了。”弯腰看着底层货架的卡西迪奥瞥了加百列一眼,“那天大哥站在厨房里看着味精的绝望,看上一眼能记很久。那次以后,大哥就再也不让你或者二哥去买任何颗粒状的东西了。”
加百列这才想起来。“……别说了卡西,我想打人。”
“想想就好了。”卡西迪奥拿起两包白色包装的盐,放进加百列手中的购物篮,“大哥比较习惯用这个。”
“记下了。”
“哟,这不是加百列吗?”加百列回头一看,是今天早上叫走迪恩的罗维娜。
“下午好,罗维娜。”想起迪恩对他说的那几句意义不明的警告,加百列不由提高了警惕,“你想干什么?”
“别小心翼翼的,我又不吃人。”
“听迪恩的意思,你吃。”
“加百列,这位是……?”卡西迪奥一头雾水地听着加百列和罗维娜的对话。
“我同学。”加百列简洁地回答道。
“学姐,您好。”卡西迪奥礼貌地点了点头。
“你好啊,小可爱。”罗维娜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卡西迪奥,“这是你弟弟吗,加百列?”
“是的。”加百列不愿多说,拉走了卡西迪奥,“走吧卡西,米迦勒在等呢。”
“迈克尔?……不对。米迦勒。”罗维娜在两人身后嘀咕,“天使世家,嗯?”
“加百列……”结账时,卡西迪奥轻轻的声音在加百列耳边响起,“你知道父亲的名字吗?”
“不知道。”加百列拿出钱放在柜台上,“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,只是……那个学姐说的'天使世家'让我有点在意。”卡西迪奥顿了顿,“妈妈就叫玛利亚啊……”
加百列没有回答。
没人知道父母究竟为什么给孩子取了天使的名字,而且完全按照天使的出现时间来命名四兄弟。米迦勒,路西法,加百列,卡西迪奥。
为什么罗维娜才认识他一天,就说他家是天使世家?
她知道什么?
加百列眯起眼睛。
这么看来……罗维娜搞不好真的是全班最危险的人类。
可迪恩是怎么发现的?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7】

(接上)

“卡西迪奥。”下了课,萨姆的声音从卡西迪奥身后传了过来,“我哥哥昨天说他见到你了。”
卡西迪奥回过头,恰巧对上萨姆的绿眼睛。他点了点头。
萨姆的眼睛没有迪恩的圆。卡西迪奥不由地想。但也很亮很好看。
“听说你不会打游戏?”萨姆的语气里带了一丝笑意。
“嗯……是的。”不知怎的,卡西迪奥的脸有点发烫,“我很久没玩游戏了……只有我小学的时候,我二哥和加百列带我玩过几个最简单的双人游戏。等我上了初中,他们就不逼我玩了。”
“别人家的哥哥啊。”萨姆看着卡西迪奥的眼睛里透出羡慕,“迪恩到现在还让我陪他打游戏呢。”
“别这么说,加百列会在别的方面找我麻烦。”卡西迪奥苦笑了一下,“他会拿他不会的作业来问我,而不是去问二哥或者大哥。”
“他的作业你会做?”萨姆扬起一边眉毛,“我记得他跟迪恩一样大吧。”
“他问我的,我基本上都会吧。他问的都是些非常简单的东西,凭我学过的知识都能做对。”卡西迪奥想起自己以前看见的加百列在学校里的测验卷,大题的得分率高得惊人,分数全扣在连卡西迪奥都会做的基础题。
天知道这个人上课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。
“迪恩倒是没这个问题。”萨姆笑了笑,“他能把大学的卷子做到全对。”
“什么?”卡西迪奥惊讶地看着萨姆,“他怎么……”
“我和迪恩的父亲是刑警队长,你大哥米迦勒就是归他管的。他从小就训练我们各种各样的技能。 ”萨姆语气轻巧,仿佛在说“今天天气不错”,“当然了,我和迪恩擅长的领域不一样。我从来没在格斗术上赢过迪恩,但他的科技手段玩得没我好。”
“格斗术……难怪我觉得迪恩学长比加百列壮多了。”卡西迪奥点点头。加百列那个人,除非是米迦勒催了,不然八百年想不到去运动。
其结果就是,加百列的身材纤细得连女生都羡慕,个子还不高,站在迪恩旁边说小了一号也不为过。
“迪恩学长……?”萨姆嘀咕了一句,眼睛一亮,似乎明白了什么,“别告诉我是他让你这么叫的。”
“不是啦。他让我直接叫名字,但我觉得这样不太礼貌。”卡西迪奥忙解释道。
“果然。”萨姆顿了一下,“他早上还在跟我说,让我称呼你哥哥加百列的时候加个学长,他说他不想让人家觉得温家的人没礼貌。”
“加百列才不会在意这些嘞。”
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,我回去要跟他说说。”萨姆委屈地撇撇嘴,“搞什么啊,我直接叫名字的习惯还不是跟他学的?”
卡西迪奥微微勾起了嘴角。萨姆委屈的样子简直像只小狗,让人想戳脸。
“卡西……我可以这么叫你吗?”萨姆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卡西迪奥。
“当然。”卡西迪奥点了点头。
“那我们就是朋友了。”萨姆露出一个开朗的笑容,和迪恩的微笑如此相似,却又如此不同,“很高兴认识你,卡西。你和你的兄弟。”
“我也是。”
.
.
—————
“卡西——”放学后,卡西迪奥和萨姆刚走出校门,加百列就追了上来。
“怎么这么早?”卡西迪奥严肃地回头看着哥哥,“你没逃课吧?”
“你对我都有些什么错误的印象!”加百列不满地嚷道,“最后一节课的老师请假,改成自习课,所以提前放学了!我才不会逃课!”
“前提是二哥没找你出去玩。”卡西迪奥毫不留情地点破,“大哥从没训过你是因为不是你挑起的。”
一旁的萨姆忍不住笑了出来。加百列愣了一下,转头看去,似乎是刚发现萨姆的存在。
“萨姆?”加百列一脸窘迫,“……你别听卡西瞎说,我可是个好学生。”
“我才……”没有瞎说。卡西迪奥的话已经到喉咙口,被加百列警告的眼神看得硬生生地吞了回去。
“加百列学长,迪恩呢?”看出卡西迪奥和加百列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,萨姆迅速转移了话题。
“后面呢。”加百列心不在焉地往身后指了指,“他留下来排桌椅。你想等他?”
“你们不介意的话。”萨姆说着,往旁边挪了挪,让出了通道,“爸爸下午打电话来说今天回来,让我和迪恩放学后去机场接他。”
“大哥也有提到。”卡西迪奥点点头。
“嘿,萨姆,还没走啊?”卡西迪奥回过头,是班里的同学,杰西卡,一个金色长发的女生。
“等我哥。我们要去机场接爸爸。”萨姆轻轻地搂了一把杰西卡,“今天不能陪你走了。”
“没关系。”杰西卡钻出萨姆的怀抱,“卡西迪奥,是吗?还习惯这个学校吗?”
“还好,萨姆帮了我很多。 ”卡西迪奥礼貌地点了点头,“谢谢关心,杰西卡。”他抬眼看向加百列,发现后者正靠着墙往校门里看,故意做出不认识萨姆和卡西迪奥的样子。
这家伙什么时候转过身去的?
“那我先走啦。”杰西卡微微踮起脚,亲了一下萨姆的脸颊,“明天见,萨姆,卡西迪奥。”
“明天见。”萨姆看着她离开,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向卡西迪奥,“抱歉,你才来两天,还没来得及告诉你。”
“现在告诉也不迟。”卡西迪奥善意地笑了笑,“她很不错。”
“你女朋友?”不知什么时候靠过来的加百列饶有兴致地看了看杰西卡的背影,“迪恩快过来了,我刚刚看见他了。他知道吗?”
“多少知道一点吧。你知道,我没刻意瞒着他。”
“萨米!”
听见这个声音,萨姆翻了个白眼。
“我说了多少次了,迪恩,不要在学校里这么叫我!嗓门还那么大,生怕别人听不见啊?”
“现在我们站在校门外,不算在学校里。”迪恩毫不示弱地反驳,“下午好,卡西。”
“下午好,迪恩学长。”
“你是打算无视我了吗?”加百列扬起眉毛,“好啊,下次不帮你带口信了。”
“你这人!?我好像五分钟前刚见过你,还是我记错了?”
“迪恩!” “加百列。”萨姆和卡西迪奥不约而同地出声,阻止了迪恩和加百列继续吵下去。
两人相视一眼。
果然当哥的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“快走了,迪恩。爸爸在机场等呢。”萨姆拖走了迪恩,“明天见,卡西,加百列学长。”
“再见,萨姆。”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6】

(接上)

“迪恩,醒醒!”
迪恩翻了个身:“几点了?”
“七点二十分……”
“WTF!?”迪恩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,“你怎么不早点叫我!”
“我每天早上都来叫你已经不错了。你是哥哥我是哥哥?”
迪恩白了一眼抱着双臂靠在门口的萨姆,飞快地换下睡衣,冲进洗手间。
“对了,刚刚七点不到加百列打电话来了。你没醒,我接的。”萨姆在门外喊。
“加百列竟然会这么早起来??”迪恩惊得差点咽下一口漱口水,“他说什么了?”
“他问我你醒了没有,我说没有。他让我等你起来了告诉你一声,他昨天晚上理房间的时候,翻到你的……杯子了。”萨姆复述道,显然完全不知道加百列的话是什么意思,“他听起来很兴奋啊。”
“我的天,那玩意还在他那里啊?”迪恩把牙刷和杯子放回原位,“你怎么回答他的?”
“我说我会告诉你的。”萨姆好奇地看着迪恩,“什么杯子啊?”
“记得两年前我去纽约前,爸爸给了我一个保温杯吗?”迪恩把毛巾蘸了水,胡乱地抹了把脸,挂好毛巾走出洗手间,“加百列从超市里出来,花了整整四十五分钟把我带到旅馆,我自然就留他在我那里坐了一会。结果他走的时候太匆忙,把我的保温杯跟他的塑料袋一起拿走了。”
“你没问他拿回来啊?”
“嗯……说实话,那时候我根本没发现。我完全忘了爸爸还给我带了个保温杯。”迪恩尴尬地笑了笑,“加百列也没发现。他大概以为是他买来的——要知道这个人对这种任务从来不上心。”
“看出来了。”萨姆点点头,“昨天中午他就让卡西迪奥去买点牛奶带回去,我觉得大概是怕他自己忘记吧。”
有这事?
迪恩窃喜。
加百列,抓到你的把柄了哦。
“一直到我回到达拉斯来,爸爸问我那个杯子在哪里,我才反应过来肯定是那时候加百列拿错了。”迪恩继续说道,“然后我给他发了短信,跟他说了这事。”
“我猜他问了你怎么办。”
“Yep,然后我的回答是——忘了这事吧。”迪恩走到厨房,萨姆默默地跟了上来。
萨姆长大以后就只有在等饭吃的时候会这么乖了,迪恩遗憾地想。
等哪天萨姆会做饭了,估计他这个哥哥就毫无地位了。
“顺便一提,萨米……”迪恩回过头,微微仰起头看着已经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弟弟,“你对加百列的称呼,最好换一换。”
萨姆疑惑地歪了歪头。
“直接叫名字我没意见,但……加个学长会好一点。”迪恩想起卡西迪奥对他的称呼,“我可不想让人家觉得我们温家的人不懂礼貌。”
“虽然你的理由很奇怪……但是,知道了。”
.
.
—————
“你找到了我的杯子为什么那么激动?”迪恩无奈地抿着嘴角,看着邻桌的加百列摆弄着那个暗红色的保温杯,“七点不到就打电话来?我差点以为是你家着火了!”
“又不是你接的电话。”加百列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“你弟弟比你有礼貌多了。”
萨姆在好多方面都比我好。
然而迪恩并不想在好友面前承认。
见迪恩不说话,加百列扬起一个胜利的笑容,朝他晃了晃保温杯:“这个杯子可是你用过的!我已经可以想象到有多少小姑娘想要了。”
“你不会想拿去卖了吧……”
“好主意。”
“当我没说。”
“迪恩,班主任让你去他办公室。”有人在迪恩身后敲了敲他的桌子。迪恩本能地回头一看,是罗维娜,一头红色长发的女生,经常化着妆。但大概是因为有后台,倒也没有老师批评她。
“班主任找我?”迪恩愣了愣,“我昨天犯什么事了吗?”
罗维娜作出认真思索的样子,过了几秒,摇了摇头:“在我印象里,没有。”
“那就是有了。”迪恩说着转向加百列,指了指罗维娜,“罗维娜,咱班里最危险的人类。你防着点她,加百。”
“呃?”加百列疑惑地看了迪恩一眼,又看了看罗维娜,“好的,了解了。”
“迪恩,我还在呢。”
“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”迪恩朝一脸懵逼的加百列眨了眨眼睛,跟着罗维娜走出教室,“我了解加百列,他完全就是你会喜欢的类型。”
“是吗——”罗维娜扬起眉毛,“那我倒要好好注意注意他了。”
迪恩撇了撇嘴。
那个,加百列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5】

(接上)

“老弟,我回来了!有没有想我!”
萨姆对着面前摊着的书翻了个白眼。这么白痴的开场白,不用动脑子都想得出来是谁。
“怎么这么晚?”萨姆放下书走出房间,果然看见哥哥正在玄关换鞋。
“去同学家打了会游戏。”迪恩漫不经心地解释着,“对了,我见到你朋友了。挺可爱的。”
“什么?”萨姆听得一头雾水。
“卡西迪奥呀。”迪恩说着,把书包随意地往沙发上一扔,走向厨房,“你已经见过我朋友加百列了吧?”
“哦,对,那个很秀气很可爱的男孩子。”萨姆这才想起卡西迪奥是加百列的弟弟,“他中午来找过卡西迪奥。”
“很秀气很可爱?”迪恩皱起眉头,“你对加百列的误解怕不是有点大。”
“至少看上去是这样。”萨姆并不认输,“说真的,我觉得他看起来比我还小……”
“啧,我就说他看起来像小孩,他还不信。”迪恩得意地扬起嘴角,“明天跟他说去。”
“对了,你认识他两年多,怎么没跟我提起过他?”萨姆好奇地看向迪恩。
“……认识他又不是我自己选的!”迪恩突然涨红了脸,委屈地喊道,“我当时没看懂地图,坐车方向坐反了!下了车我吓死了,看见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就上去问路。他解释得又不清楚,最后还是他亲自带我去的旅馆!这么窝囊的事我怎么会跟你提起!”
“噗哈哈哈哈哈。”萨姆忍不住不厚道地笑出声来,愈发觉得哥哥的心理年龄比自己还小,“我的天,你当时这么狼狈的吗?”
“人生地不熟的,我能怎么办!”
“你不会打我电话吗?坐车坐反方向这种情况我还是可以帮你的。”萨姆想起当时爸爸的担忧,“你到纽约的那天爸爸也在家啊。”
“才不要。”迪恩不服地白了萨姆一眼,“向你求助太丢脸了。”
死鸭子嘴还硬。“听不懂同龄人的指路就不丢脸了?”
“萨米!”
.
.
—————
“卡西迪奥不会打游戏?”萨姆坐在沙发上,看向坐在餐桌前写着作业的迪恩,“这有什么奇怪的?”
“那种游戏你都会打!”
什么叫我都会打……
萨姆忍不住怒上心头:“谁教的?嗯?”
“……我。”
“那不就结了?”
“可是加百列也很会打游戏啊!为什么卡西不会?”迪恩似乎还是想不通。
“说明人家比你正经!至少不会每天都要拉着弟弟打游戏!”萨姆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加百列的好感蹭蹭蹭往上蹿,“卡西迪奥一看就不是那种会打游戏的人。我看过他的档案,他在以前的学校成绩很好,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列。”
“你怎么看到他的档案的?”迪恩瞪了萨姆一眼,“天,你不会又黑了你们班主任的电脑吧?”
“又不难。”萨姆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身边自己的电脑,“老师电脑的防火墙太弱了,找个机会得提醒他一下。”
身为刑警队长的父亲从小就对他们进行一系列的训练,从搏斗术到科学技术,说是希望他们能保护好自己。因此迪恩的身材才会一直令人羡慕的好,各种旁人不敢想象的高科技手段萨姆也是信手拈来。
“喔我亲爱的弟弟,你可真是个好人。”迪恩用夸张的语调说着,“如果你班主任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,你怎么回答?”
“如实回答咯,他爱信不信。”萨姆早就习惯了老师们都把他当怪胎,因为他的能力远远超出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应有的水平。
其实迪恩也一样。但他似乎比萨姆更擅长装傻,再加上他那张比女孩子还好看的脸(别让迪恩知道),他在学校里比萨姆受欢迎多了。
“你这种人啊……真是不适合群聚。”迪恩嘀咕了一句,转过身去埋头写起了作业。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

【SPN(校园AU)】我才不是天使!【4】

(接上)

加百列瞪大了眼睛。
卡西迪奥似乎没有听见迪恩微笑着说出的最后一句话。因为根据加百列对弟弟的了解,他听见这句话是绝对不会毫无反应的。
既然如此……
不顾迪恩的抗议,加百列单手押着他走下了楼梯。确认卡西迪奥被天花板隔开后,加百列直视着迪恩的绿眼睛,气势汹汹地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“什么我什么意思?”
“调戏我弟好玩吗?”加百列扬起一边眉毛。
“嘿,我说的可是实话!”迪恩委屈地叫了起来,“我确实挺喜欢他这么叫我的!”
“就算是,那你说出来干嘛!”加百列快被这个傻子气死了,“幸好卡西没听见,不然我今晚别想睡觉了!”
“?”加百列仿佛能看见迪恩头上冒出一个问号,“为什么?”
“你知道卡西有多容易害羞吗!?”加百列脱口而出,“就算你那句话没别的意思,他听了要是害羞起来,就喜欢往我被子里钻!”
“你弟这么黏你啊,羡慕。萨姆恨不得把我扔出门睡呢。”
“这不是重点!”
“抱歉抱歉,下次一定注意。相信我。”迪恩朝加百列眨眨眼睛,勾起嘴角笑得人畜无害。
但加百列很清楚,他的“下次”,是绝对,不可能“注意”的。
“会相信你就有鬼了……”加百列白了迪恩一眼,“快回去吧你。”
“是是是,天使大人。”迪恩大笑着走出了门,“下次来我家玩啊!”
“我才不是天使!”
.
.
—————
“你才去新学校一天就遇到熟人了?还是个业余模特?”餐桌上,路西法目瞪口呆地看着加百列,“你不是吧,加百列。我知道你交际圈广,但这?”
“怪我?我又不知道迪恩在达拉斯!”加百列扶额,往嘴里塞了一口色拉,“认识他也不是我自己选的!”
“那你呢路西法,今天怎么样?”米迦勒轻声问道。
“也就那样。”路西法咬了一口煎蛋,坦率地说,“人生地不熟的,也没想到去交个朋友什么的。那些人都太低级了。”
加百列和卡西迪奥交换了一个眼神。
可以,这很路西法。
“卡西,你呢?”
“算交上个朋友吧。萨姆。”卡西迪奥简单地回答,“迪恩学长的弟弟,人很好。而且他……很高。”
加百列噎了一下。
“咳,咳咳……”他强忍喉咙的不适,扭头看向卡西迪奥,“你说什么?”
“萨姆很高啊。比我高好多。”卡西迪奥伸手拍着加百列的背。
“友尽!我还觉得他看起来不错呢。”加百列咬牙切齿地说。身高是他永远的心头痛。不说只比他大一岁的路西法比他高大半个头,现在连卡西迪奥都比他高了。唯一的安慰的最年长的米迦勒只是和路西法差不多高。
路西法喷出笑来:“加百列,你已经是我们家最矮的了。真不知道你的身高遗传的谁。”
加百列翻了个白眼,同时能感受到卡西迪奥拍着他的后背的手僵了一下。这个家里,父亲的失踪对于路西法和加百列来说几乎成了玩笑的极佳素材,唯一对父亲有所印象的米迦勒则向来闭口不谈。卡西迪奥是对此事最敏感的。
然而,加百列是知道这个情况的,机敏的米迦勒也有所察觉,路西法却毫不知情。加百列有时候也会私下和路西法开开玩笑,但当着卡西迪奥的面说出这种话的,每次都是他。
加百列无声地叹了口气。他放下勺子,揉了揉卡西迪奥软软的黑色卷发,轻声安慰道:“别想些有的没的,卡西。你还有我们呢。路西法虽然混蛋了点,但也是你哥哥。”
“……谢谢,哥哥。”卡西迪奥低下头,悄悄对他笑了笑,把手缩回去继续吃饭。
米迦勒朝加百列投来询问的目光。加百列对他眨了眨眼睛:没事了。
米迦勒看懂了。他明显放下心来,点了点头。
“你们打什么暗语呢?”完全在状况外的路西法扬起眉毛看了看米迦勒和加百列,话题一转,开始抱怨他的同学有多——用他自己的话说——低级。
骄傲是堕落的根本。*
加百列脑子里一下子跳出这句话。
【*出自《神曲》,用于形容路西法】
卡西迪奥很快就被他的话吸引了过去,一本正经地替那些学生辩护着。路西法不服地反驳,米迦勒则负责劝架【?
加百列看着三个兄弟,轻轻地笑了。
这样的家……也挺好。
“加百列!别在那里愣着,来帮我说说话啊!”路西法用叉子敲了敲加百列的盘子。
“不行,加百太能说了。他一旦帮了你,卡西就没有胜算了。”米迦勒笑了。
“才不会。”卡西迪奥抿起了嘴。
“承认吧卡西,米迦勒说得没错。”加百列很高兴大哥这么了解他。他扬起嘴角耸了耸肩,“我还是保持中立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